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走進營口 > 營口概況 > 市區形成

市區形成

營口城區是在古代渡口、明代海防要地、清代貿易商埠區的基礎上逐漸發展而成的。

地處大遼河入海口的營口市區,三國時稱遼口,兩晉時稱歷林口、明朝稱梁房口、清初稱沒溝營。自三國時期就是遼東通往各地重要水路交通要地,即“通郡渡津”之地。

據《三國志·魏志·公孫度傳》記載,魏景初二年(238年)“八月,太尉司馬宣王(即司馬懿)率眾討公孫淵……會霖雨三十余日,遼河暴漲,運船自遼口徑至城下(今遼陽市)。”《晉書·載記》中記載,晉咸康二年(336年)正月,慕容皝率軍“自昌黎東(今凌海市北大業堡古城址)踐冰而進,凡三百余里至歷林口,舍輜重,輕兵趨平郭(今熊岳)。”《明史·地理志》在梁房口條下載:“海運之舟由此入遼河”。明于洪武九年(1376年)置梁房口關,在此設關置卡收稅。

清初開始營口逐漸成為東北與關內貿易的主要港口,南方來此貿易者逐年增多。清雍正四年(1726年),在沒溝營(今營口)的龍王廟舊址重建天后行宮(俗稱西大廟)。據《天后宮重修碑文》中載,當時沒溝營已是“舳艫云集,日以千計”。1858年簽訂的中英《天津條約》規定,牛莊、登州等口岸對外開放。由于營口水路狀況遠遠優越于牛莊等遼河沿岸各地,故英國駐牛莊首任領事密迪樂于1861年5月23日乘艦沿遼河考察后,強行將《天津條約》規定的對外開放口岸牛莊改在營口。

營口成為對外通商口岸后,隨著港口的興起,自然形成一條商賈大街(今遼河大街西段),之后為守衛營口商埠,奉錦山海關兵備道道員俊達征調民夫,在沿遼河左岸西起外皮溝(今西潮溝)、東至青堆子(今站前區雙橋里)、南至藥家胡同(今西市區西八家子里)、王家花園大塘(今楞嚴寺公園人工湖)一帶,修筑土圩墻,并沿土垣由西向東開設德盛門、秩成門、阜有門、揚武門、啟文門、通惠門、豐濟門、履和門、綏定門等9門。圩墻東西長5公里,南圩墻至遼河岸長1.5公里,面積約7.5平方公里。營口最繁華的西大街即在圩墻之內。

由于工商、金融、海河運輸等行業繁榮發展,以及溝營(溝幫子至營口)、營大(營口到大石橋)鐵路之便利,營口成為水陸運輸的大碼頭、東北第一個近代港口城市。在經濟繁榮的同時,埠內居民區隨之擴大。原有的沒溝營、三義廟、唐官屯、青堆子、邰家屯、五臺子、賀家屯等小村落逐漸連成一片,居民區出現了以首戶姓氏命名的劉家胡同、仲家胡同和以堂號命名的忠厚堂胡同、樂善堂胡同以及崇德里、德化里、安樂里等。居民從開港之初的近3萬人,到1905年增至7.4萬人,其中商埠區近5.2萬人。與此同時陸續出現一批以著名商號、工廠命名的街巷,如以大屋子商號命名的東永茂胡同、匯源公胡同,以大豆加工業字號命名的東記油坊胡同,以旅店業字號命名的裕泰棧胡同,以飯館命名的匯海樓胡同,以火柴廠名命名的甡甡街、三明街等;還有一些以官署軍營命名的街巷,如縣政府街、監督公署街、稅捐局街、練軍營街等;有些街巷則因市場命名,如馬市街、漁市街、小車行街、小船行街等。此時的營口,夏天輪聲帆影、萬艘云集;冬季車塵馬跡、絡繹不絕。市場之繁榮,貿易之興旺,為東北之冠,被譽為“東方貿易良港”。

1905年日俄戰爭后,日軍侵占營口,在東部辟地建房,稱為新市街(營口商埠區為舊市街),將今站前區永勝里以東、道叉子以西、園林里以北至遼河左岸一帶作為日本居留民地。他們在這里開學校、設醫院、筑倉庫、蓋公會堂以及民宅等,占地5.43平方公里。

新中國成立后,經過國民經濟恢復、社會主義改造和建設,尤其是改革開放后,營口經濟迅速發展,城區面貌日新月異。原來的市區沿遼河逐步擴展而成,東西狹長,唯一一條東西向馬路(舊稱一干線,今遼河大街)狹窄彎曲。

為適應現代交通的需要,從1978年開始,重新修整遼河大街,并依次向南修筑東西向的新興大街、渤海大街、金牛山大街、青花大街、三征大街等;之后又陸續開辟濱海大道、得勝景觀大道、平安路、清華路、新華路、市府路、學府路、盼盼路、東新路、光華路、東升路、公園路等南北通道。營口市區由原來的站前、西市兩個行政區,擴大為鲅魚圈、站前、西市、老邊四個行政區。

11选5神奇杀号技巧